胡维平:要大力促进水污染防治成效提升
2018-05-30 14:11:00   来源:    作者: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及各位委员:

  在过去的一年,我省产业转型、水环境治理与生态建设成绩喜人,断面考核达标率显著提升(纳入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考核的104个断面中,年均水质Ⅲ类的断面比例为71.2%,Ⅳ~Ⅴ类水质断面比例为27.8%,劣Ⅴ类断面比例为1.0%。与2016年相比,符合Ⅲ类断面比例上升2.9个百分点,劣Ⅴ类断面比例下降0.9个百分点)。在全省经济高速增长,生产总值突破8万亿,同比增长7.2%,2017年末人口达到8029.3万人,比上年增加30.7万人,跨省流入流动人口1219万人,每平方公里862.7人,城市化率比上年提升1.1%,条件下,成绩来之不易。我省各级政府和部门付出了巨大努力,值得钦佩。

  一、增加污染物浓度定量化表征环境状况,提升省政府对水环境质量精准状态的把握水平

  我国幅员辽阔,包括不同气候带和类型地貌,水域类型多样,有水流湍急、水体滞留时间短大江大河以及山区溪流,也有位于大江大河下游区滞流平原水网。就国家水环境管理和评价而言,宜采用相对宏观和幅度大的水质类别识别和评价方法,以描述国家水质整体趋势和类别,这是国家针对水环境大格局管理的需要。

  江苏国土面积10.77万km2,占国土面积1.1%,空间尺度相对较小。在省级层面采用类别及其百分率表述方法,不能真实反映我省水环境状况及其相对上一年变化:就氨氮指标而言,根据国家标准II、III、IV、V类水氨氮浓度变化范围0.15mg/L~0.5 mg/L、0.5 mg/L ~1.0 mg/L、1.0 mg/L ~1.5 mg/L、 1.5 mg/L ~2.0 mg/L, 劣V类水氨氮浓度大于2.0 mg/L。假设可反映水环境质量的断面数为10个,上年6个断面氨氮浓度为0.6 mg/L (III,60%),2个断面氨氮为1.1 mg/L(IV ,20%),2个断面为1.6 mg/L(V,20%);下年7个断面浓度为0.9 mg/L(III,70%),2个断面浓度为1.4 mg/L(IV,20%),1个断面氨氮1.7 mg/L(V,10%)。这样以水质类别计,相对上年III水达标率增加了33.3%,IV类水百分率未变,V类水减少50%,显示水质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而以浓度分析,10个断面下年平均浓度却由上年0.9 mg/L升高到1.17 mg/L,水质从III类水恶化为IV类水,明显和以水质类别及其百分率表征结果不一致。因此水环境质量报告仅以水质类别及其百分率表述,不能准确反映我省水质状况,需增加污染物浓度表征水环境状况。

  二、补充季或不同水期的污染物浓度达标和超标信息,深化省政府对我省水环境存在风险认识

  我省处东南季风区,四季分明,水环境质量除受污染物排放量以及过去污染物长期累积量影响外,还受降雨、温度影响。这使得我省各季水环境质量可能存在较大差异,具体而言,在丰水期水质一般相对较好,但是如果在丰水期前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降雨较少,突发大暴雨极有可能将陆地积累的各类污染物质冲刷快速带入水体,造成丰水期水质的急剧恶化;而在枯水期,因陆域生产、生活污染排放量相对稳定,水体水质一般较差,但是也会出现由于降雨相对较少,积累在陆域污染物因无雨水的携带,入河下水污染物相对较少,在水生植物覆盖好的条件下,部分水域水质可能较好。另一方面在不同年份,我省降雨的差异较大,其对水质影响较大。因此,仅用年均值反映水质状况,超标的污染物浓度高值和水质优良的污染物浓度低值会因年均被扯平,易产生水环境风险和事件的极端值及超标水质被掩盖,不利于准确把握水环境状态和变化趋势,不利于我省水污染防治的科学决策。

  三、江苏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发达大省,在水环境质量状况报告中增加总氮、硝态氮浓度等指标,可在国家氮磷监控方面形成示范作用

  我省处于长江、淮河等流域下游平原区,频临黄海,地势平缓,河流坡降小,河网密集,浅水湖泊众多,绝大部分水体流速小,方向易变,流动性差。在夏季等温度适宜季节,水体氮、磷浓度处于河道III-V类水浓度范围,甚至II类水质范围内时,这容易导致藻类异常增殖,形成藻类水华。氮磷均为藻类生长繁殖的必须营养元素,目前我省水体在水质类别处于III-V类条件下,氮磷均处于较高水平,氮、磷均可成为藻类大规模快速生长繁殖限制因素。因此,在我省水体控氮、控磷均十分必要。特别是我国河流磷水质类别标准较宽松,可到总磷浓度达到III类水的浓度标准是湖泊的III类水标准的4倍,相关研究显示河道III类水介于0.05 mg/L ~0.1mg/L总磷浓度完全可支撑藻类异常增殖。在此背景下,如果能够将氮浓度控制下来,对湖泊藻类水华控制也是十分有效的。

  硝酸盐氮和氨氮一样也为藻类可利用氮,因此决定藻类可利用氮的量实际上由氨氮与硝酸盐氮之和决定,由于氨氮可通过氧化后转化硝酸盐氮。因此氨氮降低达到III类水指标,并不意味生物可利用的氮降低。由于国家河道水质考核指标未包含硝酸盐氮指标,我省河道水质断面考核指标也未包括硝酸盐氮指标。对于部分水体存在氨氮,但是硝酸盐氮及总氮很高的情况。仅考核氨氮指标,这不利于准确掌握水体中生物可利用氮的总量,会造成控氮决策失去方向。

  我省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排列靠前省份,一方面居民日益增长对美好生活需要高于其他省份,另一方面环境监测水平、环保科技也位列全国前列,进行总氮、硝酸盐氮监测等指标监测不存在任何困难。鉴于前述理由和精准控氮,建议我省在全国率先引入能够反映藻类可利用氮水平的总氮、硝态氮指标作为反映水环境质量状态和质量的指标,在为我省科学控氮提供支撑同时,在全国起到积极的示范作用。

  四、加强水环境状况达标和超标成因分析,提升水污染防治措施针对性

  水环境科学治理和管理离不开水环境问题成因和主控因素分析。我省苏南、苏中、苏北各区域处于不同的流域,水文条件、产业结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主要污染物排放、河湖水生态系统结构、存在显著差异。一方面同样污染物排放强度,在不同区域会呈现不同的水环境质量状态与变化趋势;另一方面在不同年份、不同季节,同一区域水环境质量与变化趋势也会呈现较大差异。这表明在不同区域、不同年份和季节,水环境质量状态可能由不同的主控因素控制,相应地水环境问题成因也不尽相同。因此,要卓有成效地控制水污染、改善水环境、提升水环境质量达标率,所采取方法和措施必须具有针对性,抓住主要因素进行调控就显得十分必要,只有这样做才能事半功倍。因此,建议报告中增加对我省水环境问题成因分析和主控因素的分析内容,便于省人大对省政府水污染治理决策与举措的科学性、针对性进行有效监督。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