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人大网 > 常委会会议 > 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 > 会议文件 > 正文
关于制定《江苏省精神卫生条例》的议案处理意见的报告
2019-05-29 09:12:00  来源:江苏人大网

——2019年5月28日在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上

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

省人大常委会: 

  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上,陈庆琳等10位代表提出了“关于尽快制定《江苏省精神卫生条例》的议案”(第0005号),主任会议决定交我委办理,提出处理意见。4月下旬,我委赴无锡、泰州市进行实地调研,在南京召开省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的座谈会,广泛听取了各方面意见,在此基础上对议案进行了认真研究,现将议案处理意见报告如下:  

  精神卫生既是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也是较为严重的社会问题。长期以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精神卫生工作,特别是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实施以来,进一步明确工作职责,创建工作机制,建立健全精神卫生服务体系和网络,落实医疗救治救助政策,精神卫生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精神卫生问题日益突出,社会各方面对精神卫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忽视,特别是对精神卫生具有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的双重特性缺乏充分的认识。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经费投入少,我省精神卫生工作存在工作任务重、要求高、经费缺的严重矛盾,省财政每年用于精神卫生工作的专项经费仅460万元,与上海、广东(1500万元/年)等地相差甚远。二是医疗资源弱。目前,我省是全国既无省级精神卫生专业机构又无省级强制医疗机构的少数省份之一。由于精神科医生的职业风险高、收入低、福利少、从业人员流动性大,普遍存在着学生不愿报考、许多县级精神卫生专业医疗机构招录不到精神科医生等问题。全省每10万人口精神科执业医师(助理)数仅为2.38人,位列东部11个省份末位,现有精神科床位配置严重不足,收治能力与患者数量比例严重失衡,导致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肇事肇祸事件时有发生,管控和救治的难度越来越大;三是患者负担重。我省现行精神障碍患者的医疗保障还没有做到全覆盖,精神障碍患者需要终身维持治疗,属于高负担疾病,多数精神疾病患者因病丧失劳动能力甚至拖累家庭。目前,全省在册患者贫困率43.90%,在册患者服药率71.1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81.30%,特别是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免费救治制度尚未得到有效落实,拖欠强制医疗费用的现象十分严重;四是康复体系缺。当前,政府、社会、家庭“三位一体”的关怀帮扶体系还不健全,政府购买专业康复服务的机制也未有效建立,精神障碍社区康复机构的建设管理也没有明确的标准和工作规范,缺乏吸引精神疾病患者参加康复的激励机制和患者康复后的辅助就业机制,基层普遍缺少具备专业能力的社区精神康复人员和社工服务队伍,难以实现持续巩固精神障碍患者康复效果的目标。此外,因精神卫生知识尚不普及,宣传力度不够,致使社会上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偏见与歧视现象较严重,由于害怕因“精神病”而受歧视,患者及家属不愿及早就医,造成精神障碍患者的排查发现难、服务管理难。 

  我委认为,陈庆琳等10位代表提出的尽快制定《江苏省精神卫生条例》的议案十分重要。调研中,地方和各部门对制定江苏省精神卫生条例的要求十分迫切。为此,省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有力措施,认真贯彻好《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加强对精神卫生专业机构的财政保障和从业人员的职业保障、肇事肇祸等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救治救助、外来人口精神疾病医疗费用结算、社区精神疾病康复服务体系建设等问题的调查研究通过各种渠道和平台广泛征求意见建议,尽快组织条例草案的起草、论证工作。我委建议将制定《江苏省精神卫生条例》增列为本届立法规划的调研项目,待条件成熟后纳入正式立法安排。 

  以上报告,请予审议。 

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议案

0005

姓  名 

职    务 

陈庆琳 

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副教授 

方祝元 

江苏省中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党委常委 

朱心煜 

上海铁路局南京站站长、党委副书记 高级工程师 

   

南京新港高新技术产业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工程师 

刘海凤 

南京市高淳区蟹凤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李永侠 

江苏亿科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高级工程师 

   

江苏开元药业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执业药师 

张玉成 

水利部水文仪器及岩土工程仪器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副总工程师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一级注册计量师 

曹玉莉 

南京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研究员级高级政工师 

彭宇竹 

南京鼓楼医院党委书记 主任医师 

关于尽快制订《江苏省精神卫生条例》的议案

  精神疾病是较为严重的一类疾病,已成为严重的公共卫生和社会管理问题。按照我国人群精神疾病患病率为13.47‰推算,我省约有精神疾病患者100万人,其中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约占一半,每年还有新发精神障碍患者近2万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根据江苏省严重精神障碍信息系统统计,我省严重精神障碍在册患者近34万人;服药率为77.73%;贫困率为44.20%。  

  面对人数如此众多的精神疾病患者,我省精神卫生工作目前还处于“广覆盖,低水平”的起步阶段,截至2018年底,全省13个市、96个县(市、区)共有具有精神障碍诊疗资质的医疗机构91家,精神科执业医师1917人,为2.42人/10万,远低于《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年)》所提出的“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数量东部地区每10万人口不低于3.8名”的要求。  

  精神卫生工作的问题突出表现在:工作要求高、任务重与经费少、人员少。具体而论,精神障碍社区康复体系尚未建立;部分地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发现、治疗、随访、管理工作不到位,家庭监护责任难以落实,贫困患者得不到及时有效救治,依法被决定强制医疗和有肇事肇祸行为的患者收治困难。总而言之,现有精神卫生服务能力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与维持社会稳定的需要。  

  北京、上海、甘肃、杭州、宁波等省市根据具体情况,已经制订了《精神卫生条例》并发挥了重要作用。江苏作为经济强省,财力,雄厚,有解决好精神卫生问题的基础,关键之一是领导充分重视,关键之二是建章立制,形成合理的法律框架,迅速进行精神立法。为此,建议如下:  

  1. 省人大成立精神卫生立法调研组,调研省内精神卫生工作所遭遇的问题,以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年)》和《省政府办公厅转发省综治办等部门关于加强肇事肇祸等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救治救助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苏政办发〔2014〕41号)相关要求,进一步全面推进我省精神卫生工作,充分意识到精神卫生立法是关键。  

  2. 带着问题意识,找出解决问题的关键,有针对性地进行精神卫生的立法。条例制订时要重点针对如下几个问题:其一、精神卫生组织管理体制不健全,条块分割,多头管理。其二财政投入严重不足。我省大部分地区的地方财政都没有精神卫生工作专项经费,从事专业公共卫生服务的人员编制、人头经费和工作经费都不明确。其三,专业医护人员严重匮乏。其四,基层薄弱。集中表现为精神科医生和护士的缺口大,基础设施落后,公共卫生服务的意识不强。其五,精神疾病患者中的一些特殊人群缺乏社会保障,患者治疗率低,贫困率高。其六,精神卫生宣传力度不够,社会对精神疾病患者存在严重的偏见和歧视。  

  3. 参考国内外精神立法的既有条例,根据我省实际进行必要的取舍,制订一部用心良善、设计精密、操作便利的良法。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