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履职故事:一份为100万银发老人带来福祉的调研报告——南京市人大代表薛亮
2017-10-31 19:47:00  来源:南京市秦淮区人大

  我叫薛亮,是南京市人大代表,也是南京市秦淮区中医医院院长。我的病人里,老年人占了很大一部分,常常看到七八十岁老人自己颤颤巍巍地来看病,曾经有一位八十岁的老奶奶,腰腿骨关节疼得厉害,却因为儿女不在身边,只能一个人拄着拐杖来针灸……和老年病人接触越多,我越注意到老龄化的加重,以及养老行业人才的欠缺。

  一家优质养老院引发的调研

  2015年,我参观秦淮区“欢乐时光”养老院,目睹了医疗行业介入之下养老行业的变化,一回到家就打开电脑,开始了《困境思考与对策建议——基于秦淮区养老机构医疗服务现状分析》调研报告的准备。

  “这是一篇承载着全市100多万银发老人期盼、希望、福祉的报告。”这是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对我们这份调研报告的褒奖。更让我欣慰的是,报告提交给市人大常委会后,一系列关注健康养老事业、普惠病弱老人的政策法规相继出台:

  秦淮区卫计局牵头38家养老福利机构与8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立了有75个全科医生团队组成的12家医护型养老机构,实现了养老福利机构医疗服务全覆盖。

  南京市卫计委专门行文:家庭医生上门服务费用由以往10元一次提升至50元一次。

  南京市人社管理部门对医养机构护工的薪资及退休待遇开展了政策性专题调研。

  江苏省卫计委出台《关于深入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入住护理型养老机构的老人,医疗费用可按规定报销……

  老年人多数患有各种疾病,但是如今社会上不少养老院因为没有医疗机构的介入,“只养不医”的情况十分严重,护工有的连导尿管都不会插,更别说帮老人打针、做康复理疗了,不少老人在养老院无法受到良好的医疗护理,只能痛苦地度过生命的最后岁月。2015年,市人大代表秦淮区三组的“定向定点视察检查日”,我来到全市首家实行医养结合的欢乐时光老年公寓和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参观,惊奇地发现,在社区医疗机构介入之后,这家养老院老人们的身体状况有了明显的改善,养老院里90岁以上老人占23%,80岁以上老人占54.3%,死亡率却居全市养老行业较低水平,老人们的疾病大部分都受到了良好的医疗护理,入住率长年保持在98%以上。2015年,南京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31万,其中有8.95万失能老人,至2020年,65岁及以上失能老人将超过10万人,全市70岁以上老人患慢性病数量超过总体的90%。如何能够让社区里有更多的“欢乐时光”?我和市人大代表秦淮区三组的代表们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调研。

  喜忧参半的调研结果

  为了掌握翔实的资料,我三次来到卫生中心和老年公寓,逐项核实信息,先后6次邀请民政系统领导及部分养老康复机构负责人与人大代表进行座谈,发现“医养融合”现状可谓喜忧参半。

  “喜”的是:秦淮区有着优良的医疗资源,全区现有各级各类医疗机构283家,其中一级以上医院就有38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4家、门诊部18家,完全具备了为入住老人提供简单诊疗和应急救治的基本条件。

  “忧”的是:基本所有参与座谈的护理型养老机构负责人都表示,由于医护人员、医疗设备的高门槛和较低的医保报销比例及收费标准,几乎所有护理型养老院都在亏本,经营不下去。

  善花不能开出恶果。于是,我们开始针对“医养融合”的现状和问题进行深入调研,力争找到存在的问题及解决的良策,为100多万老人们找到“老有颐养、病有良医”的良方。

  给“医养融合”开“药方”

  现行养老护理上门服务项目收费标准执行的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政策,与不断调整的物价政策相比,明显偏低,例如导尿4元/次,雾化吸入5元/次;许多长期卧床的老人患有多处褥疮,换药期需持续2-3个月才能见效,但南京市医保政策规定换药费每日只允许收费30元,甚至不够支付材料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上门出诊,每次收费10元,路途远的连打的费都不够支付,医护人员出巡诊积极性普遍不高……

  调研报告中,我们不仅提出这些“医养融合”中切实遇到的问题,还提供了解决问题的“药方”,例如要重点解决“巡诊型”“居家型”医疗养老和医保政策衔接问题,解决上门治疗服务的诸多限制,以及7天+24小时工作的护工群体的待遇和保险问题等等。

  调研报告从起草到正式成文上报,历经8次大的修改,时长达7个月,我们对“医养融合”新型养老服务体系的必要性、秦淮区推进“医养融合”养老模式的基本情况、“医养融合”养老模式经验借鉴及相关启示、当前制约“医养融合”发展的主要困境、纵深推进“医养融合”养老模式的对策建议五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医养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高兴,我们的这份报告能够做出一点贡献,为南京的老人们谋点真正的福利。

作者:   编辑:李艳华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