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地区一体化,高教一体化要先行
2020-03-16 09:03:00    来源:人民与权力

  长三角地区一体化战略是由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部署和推动的国家战略。2018年7月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一市三省共同发布了《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标志着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建设正式开始全面施工。在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建设和推进过程中,高等教育一体化可成为其一体化建设的突破口。

  高等教育是第一生产力和人才第一资源重要结合点,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源动力,是提升区域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必要手段,其一体化发展水平直接影响区域一体化发展进程,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可发挥基础性、先导性和战略性作用。同时,高等教育一体化具有与其他领域一体化不同的先天优势,主要表现在:知识无界限。区域内高校具有较强的一体化内在动力,协同发展的壁垒相对容易被突破;门当户对。一市三省高等教育理念相通、规模相当、水平可比,具有良好的对话合作基础;价值引领。高等教育一体化有利于确立区域一体化的共同理想与共有价值体系,保持区域一体化的同步性与稳定性;政策支持。《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推进长江三角洲地区教育改革与合作发展的指导意见》《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等文件都强调要统筹区域教育协调发展,在区域教育一体化建设方面率先探索,为高等教育一体化提供了制度保障。

  总体来看,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优势比较明显,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同时,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也拥有良好的基础。但是,对照新时代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发展新目标、新任务,还有一些深层次问题有待破解,如:在制度层面,由于行政区划壁垒、教育管理制度及评价体系各异,高等教育一体化长效机制和政策环境尚未建立;在组织层面,区域内高等教育还处在自发式、项目式、局部性合作阶段,缺乏战略规划和宏观指导;在动力层面,高等教育一体化还存在“上面热下面冷”的情况,基层高校的积极性、主动性有待进一步激发。建议:

  一是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要树立一体化教育功能区概念。推进长三角高等教育一体化,可以借鉴法国“大学区”的思路,即突破现有省级行政区划,将整个长三角区域视为一个教育功能区,组建一个权威性管理协调机构,统筹协调推进区域内高等教育一体化。这就需要国家和一市三省拿出更大的勇气和魄力,在现有良好合作基础上,探索建立“长三角大学区制”,深入推进高等教育一体化。

  二是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要坚持法治引领,加强顶层设计。要在国家和省际层面,统筹研究和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意见、协议,建议教育部牵头起草一部关于“长三角大学区制”建设的纲领性法规,从法律和制度层面指导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进程,打破当前的体制机制障碍,重新设计基于平等地位、谋求共同利益的区域高等教育互动与合作的制度安排,确保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有章可循。同时,加强顶层设计,对地方行政运行的体制、机制进行重塑与再造,解决高等教育一体化所面临的一系列综合性、整体性、跨行政区域的问题,推动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从地方型行政向区域型行政转变。建议尽快成立由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和一市三省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组成的“长三角大学区建设委员会”,负责协调多方利益,在更大范围内进行统筹规划、合理布局、整合资源,消除阻碍省际高等教育资源流动、共享的行政壁垒。

  三是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要制定指标体系。高等教育一体化指标体系的构建,既是一体化目标的真实表达,也是具体的任务书和路线图,有利于适时监测一体化进程和成效。区域高等教育一体化是教育现代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建议创建“长三角高等教育一体化研究智库”,整合长三角地区政府、科研院所、高校的智库资源,为高等教育一体化及区域一体化提供理论支撑。建议以教育现代化指标体系为指引和参考,从教育公平、教育质量、教育开放等维度,重点设置学分转化与认定、课程开放、师生流动、科研合作、资源共享等指标,构建面向世界、引领全国、服务长三角的高等教育一体化指标体系。

  四是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一体化要强化督察督办。建议组建由区域内高校、社会团体以及中介组织等各方力量构成的“长三角高等教育发展咨询委员会”,经相关部门授权,与“长三角大学区建设委员会”合署办公,直接参与区域高等教育发展重要事务,加强督查、督办与协调,形成多层次的治理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大学校长 熊思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