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人大网 > 市县传真 > 正文
如东县人大:为产教融合发展“站台”
2020-05-29 16:13:00    来源:如东县人大    作者:韩亚莉

  2019年初,国务院发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进行新时代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构建与顶层设计,在完善国家职业教育制度体系、构建职业教育国家标准、促进产教融合校企“双元”育人、建设多元化办学格局、完善技术技能人才保障政策等方面提出具体措施,打出了职业教育改革的“组合拳”。

  在如东,职业教育紧跟时代需求和产业发展趋势,以如东中专为主体,不断深化产教融合,增强服务发展能力,在全省同类学校中处于第一方阵。然而,这所江苏省现代化示范性职业学校,目前面临生源匮乏、师资力量短缺、产教融合发展止步不前的困境。如东县人大常委会充分调研、听取专项报告并专题审议,深入思考存在问题,积极为职教“站台”。

  在民间,选择职校为无奈之选。受传统观念“学而优则仕”的影响,高考制度对普通大众来说,仍然是人生上升的康庄大道。如东基础教育水平扎实,本科上线率居高不下,加之江苏省普高扩招等因素,鲜有主动选择职校就读的学生。尽管如东中专校企合作培养出的学生也能在世界技能大赛崭露头角,但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有限,而且职教高考本科录取率远低于普通高考录取率,职业教育的生源严重不足。

  在地方,扶持职校发展机制尚不健全。党的十九大报告针对新时代教育事业发展明确指出:深入产教融合、校企合作。职教20条、产教融合建设试点等政策文件相继出台,但地方对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和推动发展力度还不够,职业教育规划引导、财政资金保障、师资队伍的引进及部门之间的联动会商机制等还比较缺失。在人才引进方面,学术型人才、应用型人才和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和引进的奖励力度差距较大。在师资配置方面,高技能企业背景的“双师型”教师、高学历专业教师偏少;既拥有行业职业资格证又具备教师资格证的人员很少,且难以引进和使用;企业和事业性质人员的流通机制不通畅。在资金配套方面,地方政府有限的财力更多地向高考成绩倾斜,更未能设置支持产教融合发展的专项政策引导资金,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还需要进一步挖掘。

  在企业,短视行为还时有存在。如东县作为江苏省教育厅首批4家现代学徒制试点区域之一,如东的现代学徒制也得到了省、市层面的高度评价,也为校企合作提供了有力保障。但在实际的校企合作实践中,双方合作意愿仍存在差距,“学校热、企业冷”的现象普遍存在。

  如东县地方经济发展总量不大、重特大项目不多、产业结构偏轻,企业满足于员工仅通过简单、短期的培训即可上岗操作,技术含量不高,相应的劳动报酬、用工环境、企业文化也不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心理期望,员工对企业的认同感和长期任职就业的愿望不强烈。校企合作办班的理念和实践有待进一步磨合,产教融合发展的后续经济社会效益还有待显现。

  深化产教融合,既是高等教育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大生产、提高人才培养社会契合度和人才培养质量的内在要求,也是深化供给侧机构性改革、促进经济换挡升级、加快建设制造强国的根本要求。如何深入职业教育和产业融合发展,继续擦亮如东职教这张名片,校企合作共赢的局面亟待突破。为此,如东县人大常委会从改变择业观念、健全体制机制、引入社会资本办学等方面,为本县的职教发展开出“良方”。

  首先,积极倡导全社会择业观的改变。职业只是社会分工的不同,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加快建设制造强国,不仅需要科学巨擘,也需要能工巧匠。要打破仍然用读书上大学来作为衡量人们唯一上升通道的标准,扭转“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偏颇观念。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人都有尊重的需要。马斯洛认为,尊重需要得到满足,能使人对自己充满信心,对社会满腔热情,体验到自己活着的用处价值。从社会地位、经济报酬、个人价值等方面给予社会认同,激励个体从自我实现需求向人与社会全面发展和进步迈进。同时,大力弘扬精益求精、勇于创新的工匠精神,健全技术技能型人才晋升机制、奖励机制和荣誉机制等。

  其次,建立健全地方产教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政府部门从顶层设计到底层落实,要作出更多的尝试和努力。从制度层面,倡导技能人才和学术人才同等地位的社会风尚,要像评选中国好人、大国工匠一样在基层形成地方特色工匠型人才的评选和奖励,积极营造尊重劳动、尊重技术、“英雄不问出处”的社会舆论导向。建立完善职业教育和基础教育同考核同奖励政策,财政资金拨付和施教人员的报酬体现同等水平等,积极探索企业技师兼职职教老师的路径,打通各类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要将产教融合发展规划纳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与产业发展、人才培育、科技支撑等协同推进。加快建立健全“产、教、研、创”融合发展机制,将学术成果的奖励向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奖励转变,设立产教融合发展引导资金,畅通技术入股参与经营通道。

  第三,鼓励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合作办学。教育是公益性事业,企业是营利性事业。我们应该求同存异,完善行业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体制机制和支持政策,推动企业深度参与产教融合。积极引进社会资本合作办学,构建“公私合营、共同管理、利益共享、风险同担”的运行体系,并依法明晰产权归属,按照“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以股份合作制的方式分享合作收益。赋予学校更大办学自主权,探索企业参与学校专业设置、自主招生改革和日常管理等内容,积极推广“厂中校”“校中厂”运行模式,促进企业需求侧和教育供给侧要素全方位融合。充分调动企业参与产教融合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加强财税用地和金融支持政策协同,对产教融合项目,在规划调整、供地保障、立项审批等方面予以倾斜支持。加强直接补助引导,设立产教融合专项引导基金,对产教融合项目在基础设施建设、设备购置、技术技能培训等全过程全链条予以补助,有效降低企业参与产教融合成本,把习总书记“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要求在职业教育校企融合发展方面进行有效复制和推广。

  为此,地方人大充分发挥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法定职责,通过制定条例、形成决议决定等方式为产教融合发展发声发力。监督和支持地方相关制度政策和法规的制定和实施,要使产教融合的利益攸关各方“看得见”“够得着”“用得上”“能用好”,既能“顶天”又能“立地”,真正发挥作用和实效。

  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张掖市山丹培黎学校时强调“职业教育大有可为”。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既是“试金石”,也是“金刚钻”,对职业教育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都有积极作用。我们要积极尝试和探索,探出一条符合如东实际的新路径。道阻险长,如东人大常委会将持续跟踪,坚持为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站台,直到站到“C位”。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