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代表工作”与“代表活动”的思辨
2018-01-15 10:39:00  来源:南京市鼓楼区人大

  加强代表在闭会期间履职的载体建设,是各级各地人大普遍关注的问题,不少地方都在社区、选区为代表设立了相应的履职场所,有的地方称为“代表工作室”,有的则称为“代表活动室”,两字之差,也许鲜有关注,实际反映的是代表闭会期间履职的应然与实然状态,延伸出的是对“代表工作”和“代表活动”的概念思辨。由此,笔者认为,有必要进一步厘清“代表工作”与“代表活动”的两者关系,以期更好更充分地发挥代表在人大工作中的主体作用。

  “工作”,是一个人所承担的社会角色;“活动”,是由共同目的联合起来并完成一定社会职能的行为总和。无论从字面涵义理解,抑或通常的习惯用法,前者在约束力、组织程度和持续性上,均优先于后者。关于“代表工作”与“代表活动”, 在日常的工作实践中,一般认为“代表工作”是人大及其常委会包括相关工作机构的工作职能,专职从事人大工作的人员方为“代表工作”的主体,而非专职的代表们则是“代表活动”的主体。在现行代表法的相关规定中,代表在人代会期间的履职是为“工作”,在闭会期间的履职则为“活动”,但从人大工作的专业角度认识,笔者认为,实际上这里的“活动”并非我们通常认识层面上的“活动”。

  关于代表工作

  “人大代表”的称谓,本身就是一项工作的具体指代,不应当与代表所同时从事的社会职业完全割裂开来,应当视为其“第二职业”,只是相比较而言,更多地具有公益性。这里的“第二”,不是重要性排序上的“第二”,而是指取得履职资格的先后顺序。人大工作的主体始终是人大代表,代表工作也不例外。人大及其常委会工作机构的日常工作起到的是发动、组织、服务、引导的作用,代表的履职实践方是代表工作的真正内涵。实践中,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以及常委会工作机构、办事机构,特别是承担代表联络职责的机构主要负责人都是同级人大代表,因此一定意义上说,他们从事的工作本身就是代表工作。

  狭义的“代表工作”应当是一个集合性概念,涵盖以下三方面内容:

  一是代表在人代会期间执行职务。主要是审议工作报告、审查计划预算、提交议案建议、决定重大事项、选举等。

  二是代表在闭会期间的履职实践。主要是接待选民、调研视察检查、向选民述职以及撰写议案建议、批评意见等。

  三是为代表执行职务依法提供的服务保障。包括组织召开代表大会,建立健全并落实代表履职管理和激励机制,完善“人大代表之家”“人大代表活动室”等载体建设,保障代表知情知政、参政议政权等。

  从广义上说,还应当包括“一府两院”等人大法定监督对象为代表履职提供便利条件、办理代表议案建议等相关工作。

  关于代表活动

  鉴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本身的制度设定,人大代表执行代表职务,行使代表权利、履行代表义务必然要以“出席会议”为核心体现,但代表大会的举行是阶段性、非延续的,而代表的任期每届五年则是连续性的,在每届任期内,代表的身份特征是连续存在的,无论会上会下、会场内外,代表始终是代表,除非发生代表资格终止的法定情形。由此,与代表身份所密切联系的代表职务的行使也必然是延续的,代表在人代会闭会期间所依法从事的与代表身份相关联的“代表活动”,其实质仍是代表工作的组成部分,且不少调研、视察等都与人代会期间的履职密切相关。之所以称为“活动”而非“工作”,笔者理解,一是区别于会议期间与闭会期间,突出代表身份的非专职属性;二是尽管都有“依法”的前提,但“活动”在时间安排和形式、内容的选择上,显然有着更大的空间;第三,代表在社会角色的设定上都是双重的,两者既要兼顾,也应有所区分;第四,相比较而言,“活动”的开展必须以“组织”为必要前提,在闭会期间尤其如此。

  用“代表工作”的视角开展“代表活动”

  人大代表是来自人民、代表人民出席人民代表大会,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正如前文所述,无论是人大代表还是人大机关的工作者所从事的相关工作,在本质上都是代表工作的组成部分。由“代表工作”与“代表活动”的思辨可以看出,两个概念的并存既源于法律规定,在逻辑上也没有问题,关键在于实践中,相关联的不同主体都必须也应当给予两者同等的重视程度。换言之,应当用“代表工作”的视角开展“代表活动”。如此,则代表的主体作用方能够得到凸显和充分发挥,从而制度的优越性能够得到更进一步、更为实质化的彰显。  回到“代表工作室”与 “代表活动室”的不同称谓,从法律规定的角度来说,主要用于代表闭会期间履职的场所,应当与法律表述一致,称为“活动室”,但这样的称谓就一般社会人的理解来说,可能弱化了其中蕴含的严肃性,对于专业知识相对还比较欠缺的新代表,也难免有这样的认知。而称为“工作室”,尽管与代表法表述不一致,却直接凸显了代表履职的本质属性,用实然状态体现了其应然属性。不少采用这一称谓的地方,可能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笔者认为,服务代表在闭会期间执行代表职务的场所应当统一规范为“代表活动室”,而用“工作”的责任心来开展“活动”,就必须有针对性地加强对代表和人大机关工作人员的培训,加大对社会的宣传力度,让相关层面对“代表工作”和“代表活动”有更为准确的理解和认识,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对“代表活动”可能存在的误读,让更多的代表们能够在任期内更全心全意地投入履职实践,实现更为实在的履职效果。

作者:   编辑:李艳华
相关链接